☹️

小号
交换日记存放处
请勿关注


我爱安灼拉
他是我的生命

7.7

今天是17年七月七日,因为我几乎没有写过日记,除了幼儿园的时候我曾经用一天写几句话,再配上几张图就把不大的活页纸本填满了的方式写满过三四本;小学时时常写一些酸味很重的文章,百分百怀才不遇青年,满腔愁苦热血无处挥霍;以及初高中时期知道有吸血鬼日记这种东西存在,并且身边的小仙女们都天天写日记,抱着一种反仙女的心态写讽刺日记,毒鸡汤类型的,写了几页就放弃了,大多数时间集中在年初/年末/期中/期末,就是那些经历变革的时间,写一些无非是唾弃自己无所事事/罗列自己的未来事件表现时间的紧迫/一再强调自己的目标/再加上一些偏激的话语组成一篇文章,或者写一些很丧的东西,画一些一看就知道不正常的图,比如断指/错位的器官/莫名其妙的话/眼睛/眼球/血/围观,
这么一想我还真写过很多。
我总是有很多闲情逸致浪费在这种东西上面,一天24小时,睡觉6-8小时,剩下的十多个小时鬼知道我都用来干什么了。
以上,就是我举的一个例子,用以证明:“闲扯淡是世界上最容易做到的事情”。不其实我的主要思想是我没写过日记,所以我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写日记的套路无非是罗列一下今日行程,感受和收获,但是这种东西写多了就像是流水账和学习笔记,看着就傻逼,所以我写了这么多仍旧在发愁,日记应该写什么好呢。
那就说一下我近期的感悟吧,可是这种东西说出来感觉很矫情,so开不了口。
算了我还是把最近想的整理一下吧。
第一条,就是我不喜欢近代艺术。因为近代艺术,尤其是不知所云的实验相关,如果脱离了初次审视的美的体验,并且其主题无法通过简单观赏体会到,人们,尤其是大众看到它,只能体会到一种浅薄的艺术感的话,那么它的存在价值是微乎其微的。
真正伟大的艺术品是让人,任何人在第一眼看到都被其美所震撼,这种美无论是美丽、丑陋、痛苦、快乐,都能给人一瞬间的冲击,并且仔细观赏能体会到作者灌注其中跨越时代的感情,无论是否了解主题,也无论是否了解时代背景,任何人要在看到的第一瞬间觉得有所收获。
就如同我之前看故事的一个定义,和我与别人讨论时说到的一样,伟大的作品是能够用最通俗最直接的方式感受到最高雅最沉重最深刻的主题,并且其中所有元素都为主题服务,举个反例,之前在知乎上看到对姜文的评价,说他为什么不能成为伟大的导演,其中一个回答就说他太聪明了,喜欢抖机灵,一部伟大的作品,必然是结构静心设置为主题服务的,没有一丝多余的设置,也没有一分少的铺垫,放弃一切与主题和情感表达无关的东西,更不会陷入一种卖弄技巧的心理中。而姜文则是觉得“我这样讲好,我喜欢这种手法/题材,我就要在这里用一下”,一步之遥就是一个巨大的反例。但是姜文算是好的,真正让我体会到这种卖弄技巧的是现代艺术,我现在的主题可能带着一点“看不懂就要诋毁它”的意思,但是我之前去798,看到里面一个表达时间流逝的展子,是一个海外留学的艺术生的个展,进去有几样展品,一个是一个钟表的部件,一个是一张虚构日期的报纸,上面字迹都被黑笔涂掉,旁边写着一首表达虚无的诗歌,还有一个是三面投影屏,上面投了人们在独处时记录小动作的影像,背景声音是钟表的嘀嗒声。最后是单独的一段火车站列车进出的影像的投影,同时还有一个音响配合画面播出列车的声音。
我看完简直是一脸蒙蔽,我没有懂她想表达的意思,也没有看懂她在做什么,然后我们去了前台,那里摆着几沓作品介绍,一个作品就写了满满两页,大致意思是三面投影表现在时间流逝中人们生活目标被一瞬间抽离,在独处时所表现的那种对时间的适应,以及虚构的报纸表现,在一个虚构的报纸中时间是如何被创造的,大致意思,因为她当时写的实在是太多了并且意思极其绕,我们看完其实有恍然大悟的感觉,但是仔细一想又什么都没有收获,我只是进去转了一圈出来,知道了展品意思,没有了。
她办了一个展子,有一个明确的主题时间,但是她既没有拆开讲解时间的属性或者任何东西也没有形成任何体系,只是用一些最细小的性质来表现时间相关的主题,在我看来她没有抓住重点,只是纠结于通过何种手法表现出尽量学术性强的问题,我觉得我做这些评论实在是过于浅薄,并且我甚至没有拿着她的介绍来评价,只是凭记忆论述,以及这个个展严格上来说就是学术性较强的展,在798的同行里小圈子交流的展子。
但是也引出了现在的问题,就是中国尖端艺术做的很好,那帮出国的精英阶层的,钻研学术,对艺术锱铢必较,做出的产品主题不一定易懂,甚至越艰深越好,但是艺术味肯定是扑鼻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国外大学的名牌设计。而通俗艺术又过于通俗,设计师的遭遇我就不说了,并且还有国产电影、企业文化等等奇葩,甚至我们今天去水立方还看到了康康舞,一帮舞女露着大腿在所有人面前扭屁股。这让我真的觉得r18分级,以及审查制度绝对是有必要存在的,能有效杜绝那些低俗猥亵文化产物。
两者之间没有任何过度,没有那种浅显并且与时代接轨的题材,但是能讲出很深的主题的,我再举个例子,我们之前去看的一个话剧《埋葬》,这个我必须拎出来夸一遍,是个超现实主义话剧,讲得是给老人让座,但是排的巨他妈棒。剧情情节就不细说了,但是它由在长途巴车上给老人让座这一个事情,顺理成章塑造了每个人都是一个典型而极富色彩的形象,并且顺理成章发展之后乍一听起来荒谬,但是随着剧情推进完全合理并且使人共情的结局,同时它还通过人物之间的争吵,表现了农民工薪水与工作量不成比例、单身母亲养育不易、大学教授剽窃学生研究成果、路人对于受害者的冷酷和漠视等多个支线主题,用最通俗的语言和最贴近生活的现象讲了最深的人性,完美映射并且剖析解读了社会现象,最终以一种超现实但是又合乎情理的方式引出最后埋葬的主题。
我的妈巨棒了,讲真看完那部话剧我觉得中国戏剧绝对有希望。
吹太多了。反正就是大概这个意思。本来想把最近的想法都写写,但是一个就几把废话这么多。
不写了。
以及我写完了,您加把劲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