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号
交换日记存放处
请勿关注


我爱安灼拉
他是我的生命

我这篇被和谐了???
歪???

我为什么要刷夜学哲学……他妈的看书看得头昏眼花,本来不容易理解的概念和名词现在简直是天书……
我做的笔记错字越来越多,行间距越来越大,甚至握不住笔……后悔刷夜……

我基友有一个朋友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而我们三个关系非常好,所以我们准备在周四晚上一起出去轰趴
但是他们班另一个人生日有活动,就正好在周四晚上,而我基友因为想积极参与班级活动,她已经开始被孤立了,并且想评优或入党都要看他们的评价,所以觉得必须要参与这个活动,所以我们仨本来定好的活动被迫取消了
这让我很生气,但是宝宝没有那么想玩,所以没那么委屈,所以我主要还是生气,一帮傻逼,开个屁生日会
干娘逼
但还是很委屈的
我:(表面)mmp
(内心)没关系其实宝宝可以看书的
这要是以前我早哭出来了,我最受不了自己期待的事情被打破
我还是有进步的
给自己一个棒棒
(我是智障吗

10.19

我研究历史,发现世上并没有一个最好的人的样板,人们要么是婴儿般的理想主义,要么是世俗的狗,要么幼稚得令人咋舌,要么精通事故到令人反感。
要想击败人们,并在历史的墙上刻下自己的一道痕迹,那这个人必然是用过于强大的理想来给人们当头一击,或者用自己八面玲珑的俗世生存网来构建一个完美社会。前者是将历史挽救于毁灭僵局的灵丹妙药,后者是对人情世故学问研究到极致的产物,但是后者必带有前者痕迹,我在此刻,在这里,无法说是理想好,还是世俗好,我甚至无法说哪一个多一点好,所以我当然不能说人的存在就是为了理想。这未免太武断太决然,人的存在可以为了很多目的,理想也不是其背后的最大控制者。
所以为何后者必带有前者痕迹呢?我们也许可以归结为科学。科学不光包含使世界产生的物理化学规律,还包含人心智的生成过程、人的思维方式和决定前者的物质因素,人性表现出共性背后的生物原因。人的活动无疑由思想驱动,无论是最基本的取食动作还是为所支持政党投票的政治行动,亦或是决定自己为什么而死,思想都是人所做为的动机,而思想和理想有很大关系,甚至可以说理想是思想一部分的升华。
人有物质追求和精神追求,物质追求为维持身体运行,精神追求为维持灵魂运行,而灵魂运行需要两部分,一心态稳定平和,二对意义的追求。前者为了保持一个理智的运行良好的心智,后者为了自我意识和自我价值的寻求,最终为达到自我满足,为了让一个人成为“人”。理想便是这种对意义的追求。思想是两者表现的总和。
以前的社会,下层人民以集体形式存在,集体追求便是个人追求,社会安康便人心神安宁,个人由集体决定,不存在“人为何为人”的疑问。上层人民通过统治下层、收敛财富,通过不平等来达到自我满足。
现在的社会,宣扬的价值观是人人平等,人的自我满足只能通过脱颖而出宣扬自己的不同来达到,通过两个方式,一:仍旧是通过对不平等的追求来达到自我满足,无论是智商、工作能力、人际交往能力还是其他特点,能力强的碾压弱的。二:在一个无法评判的领域或角度上尽量突出其“异”,通过“不同”来制造存在价值。
要么纵向出众要么横向不同。
要达到满足,要么通过制造不平等,并成为两者中的更好一方,要么在平等中创造集体和统一追求,集体满足了个人便满足了。
这就是人们在本原的肉体和精神上需要的东西。而理想是……
理想是什么
我还没想好
扯到现在我已经尽力了
明天再写👌

我很久之前就不满足与现有的价值,我的目标是要么成为最好的,要么就成为最不同的,前者几乎无法实现了,后者我想了很久何为不同,最终得出达到真正的不同的方法即是通过,创造。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但是每份创造都有意义。不行,说得太理想太正确了,那就,部分创造有大意义,而我的目标是创造有大意义的创造。
可爱又美好。

ps:我没研究历史,一开始这句是我一个角色的台词,所以很决绝而且没啥逻辑,但是写着写着就弃了,变成随笔,懒得改了所以仍旧研究历史

这句话太可爱了
我看得眼泪掉下来

对人来说,自知自己无意义而追求意义,才是真正的幸福

画图太饿了
我想吃饭

你不理我,我恨你,但是我也爱你,所以我仍旧找你说话,虽然我在心里发过誓再理你我是狗
我一直不是很理解你对伪装的需求,也不是很能体会到格格不入。我不通常在生活中体会到格格不入,因为我在我的生活中是一个孱弱的暴君,如果你可以顺着我我要求你顺着我,如果你比我强或者你拒绝了我我就用精神胜利法让我自己变得比你高大而独特不需要你,我的世界排斥你,也就不存在格格不入这一说了。
以及你为什么是属于入世的,展开讲讲
讲真你把地址给我,我得给你寄东西
还有你说的政治,我恨社会,出于一种孩子的盲目好恶,但是我正在努力说服自己社会才是更高级的人类存在形式,没有社会,人会永远被困在自己的阀值以下,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不光是力量,只有他被嫁接在社会上他才能实现更宏大的事情,只有依附老虎身上他才能跑到自己到达不了的地方。我感觉咱俩说的不是一个东西……
什么叫政治,是具体政体还是政治团体,还是什么

10.15

我有太多想说的了,但是我的脑子都把它们抛到脑后了,为了活下去这是我机体自动抛弃的我的一部分,我活得很开心,不是我想要的开心但是是我目前能争取到最好的开心,是那种中大奖般幸运得到的开心,只不过为了获得这种开心我失去了部分记忆,让我应对偶尔在从胃中泛起的伤心时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我生命中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我也不想死了,我的低落情绪完全被治愈了,但是间断性我仍旧会感到好伤心,能够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睁着眼睛毫无睡意直到天亮的伤心。
我可以说我现在完全不患病了,我体内从出生携带而来的痛苦根源貌似清除了。刚上大学后的两个月我度过了最痛苦的时候,一整天我满脑子的想法除了死没有别的,生活无法自理,天天晚上失眠到很晚,将近一个月除了早晨和饮料没有吃别的东西,甚至有时候吃早晨都想吐,一个周末自己约好了心理医生,但是因为背着我妈所以找不到医保卡,并且被我基友恐吓治抑郁症的药很贵所以没有去成。
我最终把死的念头咽下去是因为我们搬了家,到郊区一个两层的楼里,二层和一层打通了一部分,我当时看到那个扶手想到这简直是完美的自杀地方,用绳子把自己脖子和栏杆栓在一起然后跳下去,即不需要忍受割腕的疼痛和犹豫又不需要担心怎么搞到大量安眠药,但是我爱我妈。她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又累又饿打开门,想要快点吃到晚饭然后坐在新家的沙发上看电视剧,但是开灯却看到她女儿的尸体吊在那里。然后她会痛哭把警察和医生叫来,会有很多鞋走到我们家里,弄脏我妈新布置好的干净的只属于我们的家,之后我妈会为在她母亲的葬礼之后的另一场葬礼,别人会来握她的手,她会哭到眼球都掉出来。这太痛苦了。她把我生下来是因为她选择无条件爱一个即将出生的女儿,并且永远为她的生命负责,而我不能从出生为止只带给她痛苦,最后选择一个对我来说最轻松对她来说最毁灭的方式把她给我的生命返还给她。失去一个孩子的痛苦能够给一个家庭带来长达数十年的PTSD。我之前在心理学书上看到过相关文献,当时我不在乎,但是现在我在乎。
我爱我妈,以前不是那么爱,因为我们距离太近了,她在我高中时期坚持想要扮演我的上帝的角色,但是大学她放开了很多,并且因为我们见面的时间少了她对我的容忍限度也增大了,导致我重新开始贴近我妈,并且意识到她是我世界上最爱的人。我可以为她而继续生活。
这是很沉重的一个选择,我从来没想要承担生命的责任,但是为了她我愿意承担。我愿意忍受失败,愿意忍受疾病,愿意忍受痛苦,愿意忍受变化,愿意忍受衰老,愿意面对生活。
我不再想着我自己了,不是因为我变得不自私了,而是因为我开始发现我自己不是那么重要了,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事情等着我完成,我把时间都放在和自我相处上没有必要,因为我就是一块盐碱地,别的荒地勤耕播种也许能种田,但是我不行。我不那么行。变得平庸不是那么可怕,因为我从未脱离平庸,如果我以前惧怕我可能会失去曾经有的思想,我现在则是发现了我从未有过思想。我早就意识到了我的生命没有意义,而我现在切身体会到它了。我不会自杀的,因为我不是我想象中的自己。
我想象中的自己是个艺术家,是个天生的不在乎的反叛的人,也是个卑鄙的人,会因为不再思考不再追求美、不再极端出诗意并且因为以后有的生活太无法忍受而自杀。这不是一个堕落或者退步的过程,而是一个自我发现的过程,我终于在继发现自己不是那么聪明之后发现自己不是那么有意义到有存在价值,也没有勇敢到可以自杀。
我之前在自学哲学和话剧,把每天看多少书,获得多少资料进行多少思考,记了多少笔记,进步了多少,都记在心里,每天给自己几朵小红花,觉得特别充实特别开心,觉得这是我增添独特性和灵魂厚度的进步过程。但是我也联系了了去北大听课的机会,然后听完后我发现我之前做的事情都是一坨屎,一个幼儿的过家家,一个人意淫进行自我嘉奖的骗局。我做的事情确实对我自己有意义,不光学到了知识增加了技能强化逻辑和记忆力,还调整了我的心理状态让我增加自我信心和认同感价值感。但是人家做的事情比我有意义有作用有效率有水平几百倍几万倍,也许我把学这些东西当做业余爱好玩玩还能过得去,但是由它们来决定我的人生价值,把我的整个自我评价的价值观体系都建立在这个上面,就显得太可悲了。
但是我仍旧从这种压倒性的毁灭情绪活下来了,并且比我想象的要轻松多了,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实在不在乎我的意义了,我没有意义,我就是太空中飘荡的一坨狗屎,不要问我从何而来,也不要问我为了什么,我为操你妈。也可能因为我和我哥见面了,她在北大过得很痛苦,万事不如人,天天累得要死但是连别人的脚趾都碰不到,所有个人的自我怀疑都被别人的牛逼勾了出来狠狠打在她脸上,我说但是你四年出来会很牛逼的,她说也许吧。
我们都活得很悲催,这让我从我之前在心里的单方面冷战中原谅了我哥。
我照样学我的东西,虽然知道自己是坨屎,但是学它们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并且除了这个我又能干什么呢?我照样活我的,并且活得越来越好,压在我心上的重量貌似被消去了,我天天胃口很好三餐规律,除了偶尔看美剧导致作息不调以外睡眠充足,上课认真听课,作业也积极抄写,而不是老子做完了就完了,打几分你自己看着办。也可以理智的考虑转专业的事情了。
我之前和我的一个老师谈了点,她在大学的时候为了获得问题的答案,本科学建筑,但是想试试别的所以开始学心理学,学多了发现心理学是个经验学科,为了找寻原因需要到神经心理学,偏向医学,然后她貌似就去学医了,我记不清了,她最后来我们学校依然教了建筑,我说这好棒啊她特别开心抱住我我很奇怪,她说很高兴别人认为我做的事情有意义,我寻求答案的过程什么都没获得但是别人觉得有意义这真的太让人开心了。
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每个人也都或多或少有诗人和探险家的因子,这多美好啊。这样他们也许会对生活产生怀疑,进而痛恨生活,但是他们是有活力的,有爱的,爱的人的生活即使是痛苦品尝起来也是鲜美的。
太久不写东西写得太烂了,又矫情又没有逻辑,还不吸引人

说丧到瞎说
很久之前我看到文章,描述当今时代青年人为什么热爱毒鸡汤,并且热衷于丧文化,是因为他们默认丛林法则,知道自己获得不了好的生活是因为自己丑、穷、没有能力没有人脉没有好父母,他们清楚自身问题,并且服从社会强者生存弱者毁灭的法则,只不过他们不想死去,只好丧以示诚意
就像第二张截图里的智子,她愿意入世,希望被关注和认同,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她达不到,即使通过努力也很难到达甚至造成反作用,让她丧。不排除现在年轻人承受能力过低所以稍微的挫折都能让他们感叹自身能力太弱丛林太残酷,尤其是城市孩子,尤其是城市中产阶级孩子,我基友的朋友,外省第一水平过来看我们的环境跟我们说我们太过安逸,太安静。他们那里不管是主流还是少数人都是喧嚣地博取着自己生存的机会,不博取的人我们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他们就被淹没在中国数不胜数的小城镇里了。
也像是不久前我看到空间有人说自己基友原本抑郁症后来彩票中奖后药也停了天天早睡早起反而催促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大部分青少年的丧都是由生存压力引起的,一旦暴富所有生存问题消失,他们并不是无病呻吟,无病呻吟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歧视意义和时代局限性的词,心病包含在这“病”中吗?青少年生存压力过大与现在中国上升渠道过于狭窄无不相关,但是这是社会现状,几乎是不可避免并且想要解决的话需要很久的,人不能等着社会解决问题,等的话几辈子都不够,要么入世改变社会,要么出世彻底否认这一价值观体系。
入世就需要承认社会价值,入世的人大约有两种,一种是不管承不承认社会规则,但是我需要改变社会我就要遵守,之后才能改变。一种是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是服从是最简单的方式,我便服从。最好的社会,是让第一种人能够不遵守规则也能做到自己想要的,让第二种人不感到压力地随波逐流,同时也能让社会获得收益。但是现在的社会第一种人服从仍旧不得好果,服从让他们被迫脱胎换骨,大染缸可不是白说的,极少数的人出了头可是那都是万千人头中一个个例,家家长辈拿来饭后余谈,苦口婆心,谈来都是子孙的血汗泪。第二种人服从也不得好果,太多人一般模样,而社会只需要其中一小部分,录了一个死了十个,人人挤破头得不到想要的一块面包,只好半丧半驱动像是丧尸,成为社畜,天天跑到市中心累死累活,做几小时公交半夜回到租房,又小又不属于自己,躺在床上做梦,做完给自己一巴掌拍醒自己,把毒鸡汤像咖啡一样灌下去。社会想要安慰他们让他们精神脱离这种苦难轮回,就给他们灌输梦与远方,让他们能够在工作的桌面上贴一张三亚马尔代夫照片,累了抬头看看,知道自己比这冰冷社会机器的一粒螺丝更多了温暖和希望。可是哪有希望,旅游景点都是屎,要想看企鹅你要经历南极的冰霜。
丧吗?丧。丧死了。
可是那能怎么办,你是时代的垫脚石,是走向新社会的一段黑暗时期,最可悲的是一:新社会不一定是完美的,没准比你还丧。二:你还不是最黑暗的,你觉得痛苦,回首中华上下五千年随便哪个时代都比你痛苦,任何一个时刻你想要松懈别人都能骂你“你这个时代够幸福了,你就是没吃过苦”,何为苦?为何苦能够对比,为什么人们甘愿拿一个把自己饿死的儿子拿来煮食的人和一个梦想一辈子没有实现最终在吃完一碗泡面后走上天台手都没挥就跳下去的人的痛苦相对比?来安慰自己自己其实是活在一个美丽新世界里?
痛苦从始至终都没有消除,它只是换了一种形式存在。
而如果我换一条路,我选择出世。
出世之后丧就是另一种东西了,在这片法外区域丧类似天上的雨,不知道为什么就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来什么时候去,到底它是好的还是坏的,是浇灌了旱田还是淹了你的仙人掌。
而且出世后你会面临很多问题,就像是你拒绝了系统自带的软件去别地自己下了一个安装包,你没有系统给你排除病毒没有系统给你各种条款所有事情都要自己一手包办,累死累活最终还不一定安全。
出世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怎么喂饱自己
第二个问题是:我老了怎么办
对于这两个问题,我冥思苦想良久,第一个问题我想不出答案,因为我没有相关经历,我不知道在饭馆刷一天盘子能不能供我吃一天饭,所以暂且不谈,大学五年,我有足够时间收集经验。第二个问题我只想出一个答案,那就是选一个风和日丽鸟儿歌唱的天,推自己轮椅上郊区一个小山坡,掏出自己老奶奶粉红手提包里藏的一把小手枪毙了自己。如果有狗狗就等它老死之后抱着它的尸体爬上山坡,你的脑浆伴着你的血液一滴滴温热地滴到它身上,又温馨又可爱。
但是我不喜欢这个方案,因为国内手枪不好搞,但是我又很喜欢毙脑so
想出这个答案不代表我仍旧是之前那个丧逼,相比于高三我真是成长太多了,我拥有一种认真解决问题的态度,不走极端,一旦一根救命草断掉我没有痛苦以头抢地丧到淹死在自己的呕吐物里,我思考后路备用方案,并且定计划规划以后该做的事情。
我真的有在认认真真地活着,结交朋友,扩展人脉,参与活动,积极打啵,天天晚上去看剧参加演后谈,开学一个月我攒了一柜子票根,报名了三个学生组织,两个梦寐想去,一个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我报了它,前两个都没录我,后一个录了,我干你娘鸡掰
但是我还是没有崩溃,我给自己找了后路。我们学校话剧团,没录我,虽然除此之外我接触不到其他除花钱看剧以外的接触戏剧的途径,也无法参与制作过程,所以我去找周围话剧团实习机会,但是看到都是需要专业相关的,艺术史戏剧管理blablabla我一学建筑的凑逼热闹,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不看专业的,但是需要出示四六级证书,但是宝宝年底刚开始考四级,我确实找不到相关实习工作,并且我真的想学戏剧吗
我不知道啊
我真的打算出国学戏剧吗
我不知道啊
我到底要出世还是入世
我不知道啊
我连我为什么活着都不知道
现在完全是不管选了那条路,咬咬牙,继续走下去,因为你既没有时间换也没有精力思考别的了,要么走到底要么把精力耗尽在左右犹豫中。因为有的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或者答案可能就是零,你是个垃圾所以你没有意义,别人有意义因为他们不是垃圾,没有适合你的道路因为根本就没有道路,别人走的道路都是自己压出来的。无论你是自己开辟道路还是走别人的,无论你要接着你现在的路继续走还是换一条路,千万不要停下来,停下来就是死
千万不要停下来,停下来所有你长大各种选择杀死的万千个你自己都会过来找你

宝宝
把你能收到快递的地址给我
我要给你寄骂人小纸条